当前位置:股票配资平台 > 沪深股市 >

配资天眼_周期之中的锂行业:车企加码铁锂暖需求 正处新一轮涨价周期

时间:2021-03-31 02:31来源:配资平台 作者:配资 点击:

周期之中的锂行业:涨价、抢单与锁矿

财联社(杭州、记者 邓浩)讯,近期正极材料涨价不断,原料碳酸锂更是跳上8.5万元/吨的高位,较去年低谷的3.8万元/吨翻了一倍。据百川盈孚预计,2021年全年碳酸锂最高或冲至9.5万元/吨。

在近日举行的中国锂产业市场形势研讨会暨锂行业供需见面会上,不少锂资源厂商表示“现在锁量不锁价”、“全年订单早已签完,没有货了”、“正在加紧扩产”。

多位专家认为由于下游新能源车和储能等需求旺盛,而原料供应端正在产能周期见顶缩量,新一轮资本开支尚未大规模开始,锂行业处于新一轮涨价周期。动力电池厂商承压之下,不断加深与上游资源捆绑,能够有效控本的公司或将在此轮周期中抢得先手。

补贴退坡 车企加码铁锂暖需求

新能源车补贴已大幅退坡,自去年下半年开始进入市场化驱动的高增长期,市场预期今年新能源车销量或达200万辆。

分结构看,此前依据电池能量密度给予补贴,导致高能量密度的三元电池(NCM)占据市场主流。而补贴退坡叠加去年多起三元811电池自燃事故,低价、安全性高的磷酸铁锂电池(LEP)获大量车企青睐,需求快速回暖。

2020年卖得最好的几款车型,宏光MINI EV、Model3、比亚迪汉等,装机的均为磷酸铁锂电池。SPIR数据显示,去年动力电池装机量中,磷酸铁锂电池共装机21.7Gwh,占比35.1%,是推动全年装机量整体同步上升的主要产品。

据财联社记者的不完全统计,今年以来,特斯拉计划将标准续航车型换装磷酸铁锂电池,大众明确会采用铁锂电池,小鹏则推出了搭载磷酸铁锂电池版本的P7和G3,现代汽车也准备向比亚迪采购刀片电池。

起点研究认为,目前采用LEP的车企大都使用CTP方案,利用无模组或大模组技术,使系统能量密度能够达到5系三元电池的水平,同时也可最大程度实现降低成本。

电池厂商也在相应加速扩张磷酸铁锂电池产能。去年底,宁德时代(300750.SZ)宣布新增共390亿元动力电池生产项目,今年2月,又拟投资不超过290亿元用于建设/扩建三大锂电池生产基地。比亚迪(002594.SZ)规划今年和明年包括刀片电池的总产能分别达至75Gwh和100Gwh。亿纬锂能(300014.SZ)则在一月之内两次扩产方形磷酸铁锂电池,投资金额已达49亿元。

供给紧缺 正处新一轮涨价周期

2015年国内新能源车市场开始爆发,而彼时基本供应中国所有冶炼厂锂精矿的Talison,被天齐锂业(002466.SZ)和ALB联合收购后,只供应给这两家公司,锂精矿进入短缺期。随着新锂矿不断被开采出来进入市场,正极材料厂和电池厂大上产能,全产业链进入补库存。

2018年开始,下游产能过剩,全产业链启动去库存。2019年新能源车补贴大幅退坡,下游消费需求进入徘徊期,锂矿资源逐渐过剩。国泰君安有色金属行业首席分析师邬华宇表示,“在去年锂价在3.8万元/吨时,70%以上锂盐企业陷入亏损。”

“目前正处新一轮涨价周期。”邬华宇认为,目前碳酸锂价格不断跳涨至8.5万元/吨,冶炼厂利润快速修复,股票配资开户,锂精矿逐步盈利,但上游资本开支需要时间,矿山需要一年半到两年投出来,盐湖需要三到五年,供给释放后价格才能走低。

“现在的一轮需求比2017年前后更大,与之相匹配的资本开支还没有完全开始,匹配上一轮资本开支的主要是澳洲的锂矿,里面60%左右的资金是来自中国。当前由于贸易摩擦等因素,中国资金很难进入澳洲,可能导致其投入周期变慢。”邬华宇说。

邬华宇测算,2021年锂行业需求为43-52万吨,而供给最大释放的产量为54万吨,今年处于供需紧平衡,若需求超预期,或补库存/排产超预期,则可能出现供不应求。

对于未来3年锂价中枢,邬华宇认为在9-10万元/吨,因为优质锂资源多在海外锂企业手中,但其资源开发效率低,时间长,中国企业冶炼能力强,不过资源拥有较少,全球锂行业资本开支节奏将远远跟不上需求。

电池承压 资源绑定与未来格局

目前锂资源涨价已传导至材料端,小型电池厂商也开始跟涨,而动力电池价格仍然稳定在0.53-0.7元/wh。真锂研究院创始人墨柯认为,过去几年的实际经历已经证明,资源端发起的涨价潮无法传导至电池端,“电池价格受制于下游应用端,涨价会严重影响销量,因此其发展趋势只能是不断降价。”

EVTank合伙人胡杨认为,小型电池厂涨价原因在于其规模较小,无法承受原材料上涨压力,另一方面,其客户都是电动工具、电动自行车和消费电子等,电池成本在整机中占比不高,电池价格上涨对整个产品敏感性不高。

由于原材料的供需错配尚需两、三年调整,动力电池企业对主机厂的话语权又较弱,涨价压力只能内部消化,大量规模较小的企业利润将受到极大影响,而龙头企业目前仍能保持25%左右的毛利率,承压能力较强,此消彼长下或加速提高行业集中度。

在胡杨看来,动力电池企业降本主要有两条路径,一是内部提高产能利用率、规模化、提升合格率、技术改进等,二是外部与原材料厂商战略合作,长期供应锁价,投资上游原材料环节来缓解涨价影响。

宁德时代早在2018年、2019年分别认购了北美锂业North American Lithium lnc.(NAL)澳大利亚锂矿企业Pilbara Minerals的股权。2019年与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龙头德方纳米(300769.SZ)建立合资公司。为保证多元供应,去年底以来,其还参与了湖南裕能、江西升华等磷酸铁锂材料企业的增资。

磷酸铁锂龙头企业国轩高科(002074.SZ)近期也加大了对上游原材料和矿产资源等布局,3月24日,国轩高科与宜春市签订115亿元锂电新能源产业链项目,此外还与宜春市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合资公司,欲共同开发矿产资源,保障公司锂资源供应。

IHS Markit锂资源及新能源产业链首席分析师吴丽莉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“原材料涨价一定会传导到电池端,所以宁德时代、LG等电池企业,甚至车企像特斯拉也开始布局上游资源。现在原材料的供应和价格都不是很稳定,以后大趋势一定是控制它的供应量和价格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